• 亚热带的夜晚 - [fleeting youth]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onat-logs/63191323.html

    回来的路上,差点以为自己神游到某个陌生又遥远的热带街道。

    没有椰子树,却有榕树;一模一样地,有热闹的露天大排档和尼龙布做屋顶的水果店。电单车像摩托车一样大摇大摆,直到11点的路上依旧灯火辉煌。空气略微潮湿,相对炎热。

    立夏的来临,让人开始了对夏天的长篇累牍的赞颂与怀念。感觉上有太多太多好得不能再好的事情发生在夏天。比如暑假,蝉鸣,游泳池,深入骨髓般的绿荫,蓝到已经耗尽一切形容词的天空和一大片一大片轮廓分明的汹涌白云,还有还有,多情的灿烂艳阳天,恨不得一下子变成烈性诗词派文青的那股热烈的冲动。

    南方的气候将人的基因都雕刻成夏天的颜色,想起的都是关于腐乳通菜、冬瓜水和咸蛋的美好咸味。这是让人想起都会傻笑的一种滋味。在广州,只有夏天是最本色最地道的。冬天秋天什么的,都是皮毛功夫纸老虎,没有任何深远的意义,过了也等于是例行公事,一点儿都没有实在感。我总是想有这样一个节日,就像瑞典人的仲夏节。岭南地区的人都会在一起,喝菠萝啤,吹风,大声说笑,吃独特的点心,就像一个盛大的节日,庆祝世世代代的盛事一般。

    曾经也有过这样的记忆,可是无法白纸黑字写清楚,这个节日一定要过,这些人都一定要在。所以最后民间节日成为单薄的回忆。也是,中秋节都逐渐不地道,也还可以要求什么。

    如果我还可以为这个无法在血液中失传的季节写一首诗,那首诗一定会因为太长无法结束而半途而废;如果我要为它画一幅画,那幅画一定会因为太多画面要呈现最后只能沦为一片蔚蓝。里面应该会有这些事物的:天棚,天空与云,游泳池,水池,星辉,西瓜,自行车,深蓝色的夜空,海水的味道,蜿蜒的热带公路,等等等等。最后还是太多太多了。只能沦为一片蔚蓝。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散文家啊....有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