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低調的重生 - [the speed of silence]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onat-logs/6485162.html

           

    起床,看時鐘。下午2點,外面的空氣和室內的空氣融為一體,即使打開窗也依舊炎熱局促,毫無流動之感。
    昨日的時光在房間中踱著步子。從床頭走到床位,從浴室返回寢室,仿佛遺漏了一個故事的小節,心神恍惚地要尋找那縷微暗的光明。可知道今日凌晨6點才入睡,一個人就像一個海洋,毫無知覺地揮霍著陸地上最后的自由空間。
    第一首聽的歌曲是Low的California。我喜歡那道糜爛而絢麗的吉他失真為一個光亮的日子揭開序幕,帶點shoegazing的夢幻氣質,又不至于孤芳自賞,反而有幾分豪爽與霸氣,如同輪船到埠時掀起的波濤,一下子就把那些生出微小分支的霉菌從靈魂里洗去,心扉之內不再毛毛躁躁。有時候很難理解為甚麼一個樂隊可以呈現出如此迥異的兩個面目。Long Division的Low與Things We Lost In Fire的Low差別在情感的顏色上,實在差太遠了。前者緩慢傷懷,神經質地徘徊在窗簾飄動的暗室,止步不前,仿佛被死亡的幻覺攔住步履;而后者是一下回升,溫暖磅礴的吉他噪音與簡樸的男女和聲讓人回到了在人間的日子:紛擾,熱鬧,每個人都忙著生存,忘卻了死亡與哀愁。這次的The Great Destroyer會讓人對Low產生不一樣的印象與記憶。或許從生離死別之外,這兩人組合逐漸走出了細微情緒的困擾,從生命的宏大的角度來視察其背后的低落,正如那些抽象畫家們也必須從畫畫的具體的基本功著手一樣,正是對真相有具體而微的觀察與積累,才有足夠的自信來刻畫自己想像中的抽象簡約的世界。Low說,人生的一門必修課就是承受痛苦,在這過程中培養出一顆敏感的心,才得以成就不再被細枝末節困擾的開闊心態。現在他們不正是這樣嗎?悲傷不必缺失,但已經不再細細碎碎地散落在人前,而是給予一個空間,讓人回味那份精彩與龐大。
    Low這個單詞很多時候都不低落,它只是一種必然,高之后便是低。在低處的生活也并非甚麼困擾人的處境,每個人都需要這樣的心理準備和整理記憶思緒的空間。我不會一直地聽Low,比他們低落的聲音還有很多,我大可以尋找更加濃烈的悲傷。但此時此刻唯有這樣的欲抑先揚讓人感懷,因為今天是一個如此燥熱晴好的星期六。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