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叉燒飯,Richard Ashcroft以及其他 - [the speed of silence]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onat-logs/6501466.html

    又一個以Low的音樂來開頭的清晨……啊,還真的是很清的一個早晨,我5點鐘就起床了,只是因為實在睡不著。對于昨夜的疲倦我真的一點頭緒也沒有,為甚麼當初會覺得如此困倦,但真正睡覺的時候卻輾轉反側。拜托,我只是想合一合眼睛。
    我現在算是自己跟自己聊天嗎?也許是吧,這麼早上了Q,上面沒有人是正常的,要是人很多,還要一個個都若無其事地跟你吹“你知道Cameron Diaz的新男朋友嗎?”那才真是活見鬼了。這種黎明前的落寞實在是很好應付——廣外13棟像一座幽暗的山將我壓在底層,除了樓梯口,每個房間都一片黑暗,我相信在這樣的情況下一個人自嘲,也總比在人山人海中和自己做游戲顯得不那麼可憐,而且還酷得可以。
    我來到洗手池旁。天空是混沌的藍色。燈火闌珊的馬路傳來稀疏的雜音。
    世界在變化,毒品在變化,連音樂也在變化,這話真他媽精辟。憨豆先生去法國度假與以往有甚麼不同?除了一副行頭還是萬年不變的古板西裝外,還拿了個DV。DV!數字時代的化身之一,拿臺DV去Cannes的Mr.Bean與一副失魂落魄模樣地用鑰匙為那輛破私家車開門鎖的Mr.Bean有甚麼不同,時代的氣息啊。和番茄說到Verve的重組,兩人都有所感觸,我的看法是不要去相信甚麼經典樂隊的分分合合,要知道很多都是在搏炒作罷了。James重組,連Sex Pistols也在重組,天下大勢合久必分分久必合,那些為了Mansun的解散捶胸頓足的人們還是省點力氣,等他們重組的時候再歡呼吧。不過歡呼歸歡呼,重組之后有沒有可能達到之前的水平就是另一個問題了,我覺得Verve不可能再寫得出像Bittersweet Symphony那樣的東西了,即使他們能夠博得一番崇拜,很大可能是出于fans們的情意結,往日情懷使然。世界在變化,毒品在變化,連音樂也在變化,現在還有哪些年青人迷戀90年代的brit-pop?那群當年為Kurt Cobain的自殺而熱淚盈眶的憤青們都已經公務員去了。這個世界現在是90后的游樂場。誰是Nirvana這個問題還比不上Ipod今年出甚麼新款式重要。
    Richard Aschcroft的瘦削不是一個異數,想想這些老友記們每天的晚餐,有可能用一盒煙來解決。看到他我會心痛,別笑,我可是有同情心、將世人疾苦裝在心窩里的好孩子。我對番茄說我好想馬上跑到附近的從云路去打包一盒叉燒飯給他吃,然后還猥褻地想像Richard Ashcroft蹲在馬路邊很熟練地用一次性木筷子和白色塑膠勺子解決那盒油膩的、可能還有一根青菜的粵式叉燒飯的情景。頓時又笑成了晚期肺癆。
    有時候很感慨,就像《挪威森林》里面“我”與綠子一起看色情電影所想到的一模一樣:我們生活在一個多麼奇怪的、富有想像力的行星上面啊,這里能夠發生一切你所想到的事情。真的我喝著一杯據說會抗電磁波輻射的綠茶,感慨得天昏地暗。

                 
                            richardashcroft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去远方 2010-07-08
    早戀 2009-07-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