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向陽帝國 - [wanderlust]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onat-logs/6937267.html

                          

    早春與仲夏之間,間隔了192小時27分零8秒。在這長達8天還有盈余的旅途里,我就像一個永遠開不到終點的車廂,沿著生銹的路軌,沒有追隨者與帶領者,顛簸著環繞大陸邊緣的向陽帝國。這里的光景不如廣州潮濕,不及廣州般銳氣逼人。沒有廣州的大氣的繁榮,不如廣州一般擁有高不可攀的天際線。沒有24小時不打烊的便利店與燈光夜市,不及廣州那般擁有多達800多路線的公交車……要好好敘述一次旅程,很多人會選擇按照時間的順序,而我實在是無法將這6天仔細地重現。6天經歷一個城市尚未成形的繁華,未嘗不是過于匆忙;而我內心卻滿懷著收拾回憶碎片的沖動,卻發現這一條漫長的大道上處處有可圈可點的光環與失落。

    我也不想再多說,那總共44小時的硬座火車,無限接近于奧斯維辛集中營;不想再詳細描述那里的氣候與海拔,它們是怎麼讓一個悠長炎夏置身于乍暖還寒的季節;也無謂一遍又一遍地啰嗦那里的汽車與廣州有多大差別,沒有空調而且滿車都擠滿了不懂粵語皮膚黝黑的當地居民;更加不想喋喋不休那里的小吃是如何繁多價廉、那里的人們有多麼熱心地為一個陌生異鄉人指點方向、那里的文化巷有多少異國旅人手捧Lonely Planets與咖啡杯暢談達旦、那里的老城區是如何淪陷在沒落的邊緣而不得不以覆沒告終、那里的公路是如何曲折擁擠地指向云的南方、那里的夜空下臥倒了一片如何飽經滄桑卻依舊要面對滄桑的低矮建筑……所有明顯與不明顯的特征都被一個偏正短語所涵蓋,那就是“10年前的廣州”。

    我在這里找到了10年前的廣州。90年代中后期,城市建設開始起步。我清楚地記得香港回歸的那一天我們在屋外剛剛完工的公路上買回97頁的《廣州日報》。馬路是這樣子的,一面是我們的等待被摧毀的老房屋,中間曾經是風箏起飛的廣場,對面是從骨骼到皮膚、層次鮮明地獲得生命力的27層商用房。一切都處于紊亂卻不得中止的建設中,低于10層的建筑開始不再統治著這個城市,而在此之前它們曾經獲得了多少美譽,得到多少次大驚小怪的仰望,那里的人們有多少次在天臺伸出雙手想擁抱星空。正如今日的昆明,天空是清凈的,因為城市生長的聲音還沒有來得及將它侵蝕,它所需要做的事情就是俯視腳下的文明怎麼樣被挖土機一團團地挖走。我慶幸自己能趕在一年后的一年前來到這個叫做文廟的街區,這里的古代閣樓民居在一年后會成為昆明的北京路昆明的上下九昆明的女人街,連毫末的殘垣敗瓦也來不及留下,這是這個城市最后一個還可以與歷史對話的地方。站在縱橫婉轉的街道上,兩旁出售著千篇一律的紀念品和小食,我憶起自己到過的西關,何嘗不是在覆滅的邊緣上演著末世的繁華。沒有下文,沒有來歷,這也許是我在2年后重訪的昆明的故事。

    它需要一方怎樣的土壤來長成參天大樹,需要怎麼樣的關注來成為承上啟下的段落,都不是我需要擔憂的。這不是擺在我面前的話題,因為我僅僅是一個微不足道的異鄉人,縱使我踏遍了這個城市所有上了年紀的街道,能夠決定它們生死的也只會是這里的執政者,這里的城市規劃者。我意識到這里是以甚麼樣的方式壯大,比廣州還要殘酷,因為這僅僅是工程的開端,要犧牲的有年月的建筑就已經只剩下最后一片,而起碼廣州還有僅存碩果。原來這趟旅程還不算太遲,起碼在徹底的消亡之前我還來得及獻上最后的一瞥,或者說是提早的瞻仰。

                              

             

    這里的人們有向日葵般的性情。爽直而且闊達。從貴州到云南的路途上向日葵一直綻放,一直綻放到最貧瘠的土地,注定了這里不會有視覺的貧乏,再落寞的旅人都可以在這突兀的燦爛中獲取短暫的慰藉。我見到那些宛如初生喬木的向日葵在路旁空地孤零零地生長,在6樓的陽臺上桀驁地招搖,便會有感,這也許是我最昆明的最鮮艷的愛的所在,因為除去它們顧盼生輝的姿態,這個城市的三分之二對我來說都很不堪。有永遠一團糟的黃土坡公車站(是這附近高校學生的惡夢),有比廣州還要多節外之枝的公路岔口使這個城市日日血管栓塞,有簡直可以成為云南省省會恥辱的世博園,當然還有這里毫無歷史保護意識的破壞與建設……我不知道我這番欲抑先揚有多少不妥,只是在這世界大同一般的浮華潮汐里,昆明有如一只蛹,你看不出它最終會蛻變成黃金鳳蝶還是又丑又胖的黑色蛾子。

    早春易逝。在彷徨城中6天游蕩,帶不回這早春的氣度,唯有只言片語和一堆圖片,可以在這熔巖城市里提示我春光的溫度。空氣從來沒有超越30攝氏度,那是高原的威嚴與恩澤,即使它的偉岸也染黑了這里的人們的皮膚。在人間煉獄的硬座火車上無眠26小時后抵達廣州,空氣就如棉花般逼近將我盛滿,這里熟悉的大氣的繁華也迅速將我注滿……關于昆明的印象就此成為回憶感嘆的對象,但無論如何,對比起千篇一律的崇山峻嶺、亭臺樓閣我也許還是熱愛城市許多。如今昆明已經逾越了重重山脈駛離我的時空,明天一早起來又要去上班。

    這成長中的向陽帝國與我的戀城癖,終有一天會重逢。

              

               

                     時間倉促,回憶殘缺。圖片少而且文字單薄,遠遠不是這次出行的全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