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塔希提兄妹 - [fleeting youth]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onat-logs/7416574.html

    總也無法忘記那日在火車站候車房里遇見的南太平洋兄妹,有矮小的身軀,黝黑的皮膚,深褐色微卷的油膩頭髮,厚嘴唇和奇怪的語言。他們讓我一下子控制不住想像,便在一旁忖度他們的家鄉。是越南?斐濟(如村上龍筆下的斐濟侏儒)?菲律賓?柬埔寨?……然后洶涌而來的是貧瘠的土地,蚊蠅孳生的熱帶雨林,芭蕉樹,患了疫病而死狀恐怖的人們,藍色的寂靜大海,或者叢林里的罌粟農民……這些有很大部分都不是我喜歡的東西,或者說我已經畏懼了貧窮饑饉的生活,但是當我看到這兄妹,便無法移開目光。

    或許一趟火車之后就返回他們炎熱潮濕的熱帶島嶼。或許在火車上,我的對面就有他們,在用沒有人明白的語言竊竊私語,就像我喜歡描寫的曖昧兄妹愛情故事的角色們。或許他們的行李中有一只褪色的蛇皮袋,里面裝著南洋藥酒可以起死回生。或許他們會死于一場凄美的海難,如同一對纏綿到老的Siamese twins,然后遺留一個古老的咒語……最后他們終究沒有與我共用一個卡座,但我已經愛上了他們。

    多麼喜歡這些身份不明的人們。你看到他么,一個鼻子高挺,身材彪悍的南歐人,你能說他不是意大利觀光客嗎?那個五官精致的猶太小姐,笑起來多麼美麗。還有那兩個精致而帶有遠古的東方韻味的中東小孩,簡直就是用畫筆勾勒出來的小人!粗獷的,神色麻木而高大落魄的男人,有種突厥人的粗礪與沉默,他一定去過土耳其的清真寺吧!

    ……綿長的夏日午后我無法控制這所有的幻覺,讓它們一一浮動于意識的水綿上,在陽光中發出嘹亮的,氣泡爆破的聲響,我的夢黑白分明,只是欠缺年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