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y neighbourhood - [life miniature]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onat-logs/75176325.html

    谁记得谁是谁的邻居。

    搬进这个地方,一眨眼便快要过一年了。45平方的家里面杂物越来越多,我们也依旧还是2个人,没有意外地多出一个人来。住在我们周围的人们,也只是安安静静地,沉默路过我们的生活。

    旁边的外地人,很少露面,或许timing交错,或许他们本身也不是很恋家。很多时候,听到匆匆的脚步声,听过也就算了。脸孔也不会出现在视野里,门常常关着。

    走廊尽头的那户人家,看样子是这里的原住民,每天晚上都会开电视看综艺节目或者香港连续剧,声音很大,感觉就像回到了我自己的家,每晚晚饭之后一家大小其乐融融地看剧情说不出所以然的娱乐节目。他们,大概是一家五口吧,间或有亲戚上门,就会听到多一个小孩的声音。平时的他们,应该就是一对老人、爸爸、妈妈和一个基本上和我同龄的儿子,不吵也不打闹,和我们一样安静生活。爸爸每天早上出门的时间,和我们上班的时间毫无例外地一致,总是抽着烟。

    在楼梯口,从前住着一个外地阿姨的一家,看到我们进出,会热情地打招呼。而后,他们一家搬走了,换上一对打工夫妇,蜗居在20平方左右的起居室里面,却总是每晚开着空调,其铺张的姿态让人有点乍舌。

    楼下的阿婆,也总是很少说话,每天上下班,都会看到那个寡言的身影在门前空地,淋花或者轻微地舞动手脚做运动。

    实在是拼了命也无法想起,这栋大楼什么时候热闹过。对了,除了二楼的那户人家偶尔会和楼下的收卖佬因为僭建物一时有剧烈的争执之外,其余时间基本上人声寂然,连附近宝岗电台的军人操练声都可以听得清清楚楚。这个地方,有一种足以被刻进回忆的声音深度,那就是不需多言心中自有灵犀的平静。

    于是,我连邻居的音容笑貌也来不及记录下来,寥寥数语,无法构成任何拿得出手的记忆。

    也许如今的时代,人与人间的关系已经没有那么非此则彼。没有了相互依靠的邻里关系,我们仍旧有咫尺天涯的网络来帮助我们寻找共鸣,一条网线的温度甚至高于邻里之间的招呼,让人不免陷入迷惑。往日生活互通的经历,在邻居家吃到不同于自家滋味的饭菜的感觉,已经是情怀难再。随着这一代人因为房屋压力、外来打工而四处求租,稳定的邻里感情已经被不稳定的住房状态而瓦解,插肩而过的你我又怎么不能以生疏的低头来面对这萍水之缘。

    信息多了,分给每个人的消化时间却短了。以为拥有地球村,但感情本身这么薄,还经得起怎么分?回忆起从前父母和街上邻居一起坐在水井边开聊天大会的时候,会对这情份充满怀念,一群人的孤独与一个人的狂欢,原来是时代的不同面貌啊。

    现在我有一件很喜欢干的事情,就是在走廊处,看着对面的那户人家,观察他们的生活。我们的大楼和他们家,隔了一个小小的平台,于是可以把对面尽收眼底。我看到他们的那栋3层高的小民居从有点破败到重新修葺,屋顶被整个拆了下来再换上栋梁,然后安装了落地玻璃,连厨房都看得一清二楚。不知道他们是不是知道有我这个人,会担心他们的房子修不好烂尾了,也会替他们住入修葺一新的房子而高兴呢?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2007-09-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