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水泥花開 - [fleeting youth]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onat-logs/7560188.html

    喜歡日本暴走極端post-emo團Envy,一首Scene怎麼聽都很扣人心弦。

    原來自己在很早之前就已經習慣了噪音,憤怒,悲慟,吼叫與崩壞的氛圍,容易沖動的年齡里哪怕是一點點不安分的噪音都讓人血管里瘙癢難耐,隨時流出來的是一股股深紅的冰冷的血液,我總是不喜歡自己體內流著熱乎乎的血液,因為我比別的很多人都要怕熱。

    午飯吃了雙份,這個世界的許多事物慢慢地失去了原有的味道,我越來越不喜歡,Stephen King曾經寫過一個關于墜機的懸疑小說,里面描寫的空間斷層里所有的食物都是索然無味如同發泡膠,就像眼下的生活所依賴的Lebensmittel。

    其實昨天吃飯的時候,還是一不小心就懷念起云南的小食來。牛肉餌絲啊,燒餌塊,大理白族涼粉,炸土豆塊,木瓜水,米涼蝦,還有豉油辣豆花,烤乳扇,水果pizza……做夢都夢見那些味道,告訴你,那些味道是五彩繽紛的,帶有某種哲學意味,仿佛生命中又一個決定性時刻,只不過我們都不是Henri Cartier-Bresson,幸福的時刻往往就如此貧乏下去了。

    昨天去了Yunshan Cafe,喝茶。很靜的環境卻播放日本搖滾(Jpop那種),地板確實很臟。8月底上班,這會兒卻將那些服務員常識都遺忘了,遺忘第一次比記住要容易。臨走時Raymond告訴我MY現在正在追英文學院一女生,我驚訝又不驚訝,大學生拼搏一次沒有甚麼不好,何況MY是一個很好的男生,雖然給人的感覺就是“一安分內向的熱心男生”。他害羞的時候,我也不想打擾他,一個男孩子看起來如此認真敏感。他喜歡音樂,搖滾,indie,new age,古典,也喜歡聽Cocteau Twins,是那種會在咖啡廳的公共電腦里存上一堆Yndi Halda和CocoRosie的那種低調文青。心地清澈得跟雞湯一樣。

    ——————————————————————————————————————

    postscript:昆明小食不完全版

    乳扇。我稱為“云南芝士”,味道有點酸,但是有恰到好處的牛奶味,有烤(下圖)和炸(上圖)兩種做法,可以在里面放chocolate sause、butter、jam或者玫瑰糖,炸的話有個小碗裝著吃,烤的話用一根筷子插著,會吃得很狼狽(留意下圖的右方)。

    云南街頭很多這樣的小食,大理白族涼粉(左)和炸土豆,炸土豆通常都是一蚊一份,通常都非常辣,而且甚麼都喜歡放薄荷葉,味道就是清涼+辣(吃落都幾怪雞下)。但是,辣是香辣,很過癮而且不會有很強的后勁。像我們這些南方人,都少不了要囑咐廚師“少辣”。

    調糕藕粉。即將失傳的名特小食。中間黑糊糊的一團是黑糯米糕,用糯米、玫瑰糖煮成,下面透明的是藕粉,十分黏稠。吃的時候要將所有的東西都“撈勻”,也就是說要拼命地攪拌,攪拌,攪拌……由于藕粉十分粘,所以這個攪拌要很用力,而且要攪很長時間,像我這樣的外行怎麼攪也攪不均勻,這時候就要叫店主幫你攪了。然后他就會語重心長、氣概激昂地跟你講關于調糕藕粉的來歷、做法與命運。

    它的味道自然是甜了。說實話,除了甜,我還真的沒有嘗出甚麼味道。但是這小食背后有比“甜”更深刻的寓意,那就是男女之間的纏綿愛情,兩個人去吃就剛剛好,因為有黑糯米和白糯米供選擇,吃的時候就那麼攪攪攪……然后你喂我我喂你,就可以打風都打唔甩了。很憧憬能夠在結婚之后吃這樣一團甜蜜蜜又飽肚的東西,但是我相信結婚之后這種小食已經滅絕了。

    在翠湖公園門口出售的煮花生,一根花生里可以有這麼多種子實在可愛到有罪了。

    超級大的面包和糕點在這里也只賣一塊。

    這樣的景象在昆明簡直是俯拾皆是,一張四方矮桌中鑲嵌一個BBQ爐,一塊塊規格劃一的臭豆腐就在那上面飽受煎熬,然后桌子旁邊人人都坐在一張小板凳上,就開始肆無忌憚地烤豆腐和其他東西吃了。烤豆腐我吃過,十分不好吃,而且要配一碟辣椒醬蘸著吃。說實話我不是臭豆腐控,那種味道不但聞著臭,吃著也臭。但這種小食在當地實在是受歡迎,就像廣州的魚蛋、蘿卜牛雜一樣。

    畫面下方的是炸土豆。圖片攝影大觀商業城樓下的小食街,在那里還可以找到巨多的BBQ攤位,味道和廣州夜市的差不多,但陣容就豪華得多了。你看到的是堆得比天還高的魷魚,牛肉,云南小瓜,圓滾滾的茄子和玉米,一個個都赤裸裸而且被香料染得大紅大紫,曝露在空氣中,仿佛David Conenberg電影中的場面一樣具有超現實意味。

    分享到:

    评论

  • 我也想念喜洲白族凉粉和大理人民路的凉鸡米线,我穷到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