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集體回憶 - [life miniature]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onat-logs/7915343.html

    本來也不想說甚麼了,這年頭多嘮叨幾句風花雪月就會被人說肉酸了,搞不好成了猛妞酸酸乳房客還會被人暗地里戴帽子……最近的生活有些緊張,除了財政上的緊張,也許還有一點心理上的緊張吧,那情形具體來說就是“面對開始的彷徨焦慮的準備狀態”,仿佛這生活的每一下運轉都猶如鯨魚的翻身,我一下子就會被它拋進深海,在幽暗中開始新一輪艱辛的沉浮。

    書看不了多少,MP3也聽不了多少。那是甚麼樣的狀態,打開有2000多首歌的播放器也沒有找到特別想聽的。在每一首上面浪費大約1分鐘的時間就下一首,猶如一個午后犯困兼心臟病的面試官面對眼前大排長龍的哈佛牛津才子們,心早已不在這上面,卻要強迫自己完成這一可有可無的任務。在耳邊制造一些聲音也算任務嗎,供稿已經是十萬百千里之前的事情了。比利時trip-hop樂隊Hooverphonic有專輯的名字叫No More Good Music,Radiohead也有歌詞云we don't have any real friends,My Bloody Valentine的經典專輯叫Loveless……所有的關于“無”的聲音仿佛在同一時刻向我涌來。沒有就是沒有,想不到結局其實就是一個no字,這已經很簡單了,不能拆分的no,為甚麼我還是強迫自己相信它會變成一個yes?即使是半年,一年,或者更多,no也終究是no啊!

    許久以后又重新返回Mogwai的懷抱。我特意空出一個世界來給他們表演。10 Rapid有多年的回憶,每次聽到慢板的Tuner都想到高三的課室,晚自習,安靜。那里從來不是我喜歡的地方,卻也從來不曾討厭;沒有被完整地分隔開的個人也沒有任值得被捍衛的個性,卻輕易地給予你置身人群的熱鬧與溫暖,孤獨只不過是一個作文話題而不是別的甚麼。那種集體回憶可以和很多事物掛上鉤,比如說小賣部服務態度不很好的老板,車棚里總是滴水的角落,每個人都不會缺的一只放在座位旁邊、裝滿了各科試卷和零食的塑料整理箱……最后是,那條叫革新路的小路以及路上1元10件的廉價壽司。

    從來也沒有說過集體的好。即使有那麼一些時候還是愿意讓一個人的自由更換成一群人的拘束,因為我的卑微讓我想倒下而在人多的地方有足夠的力讓我振作。我原來就是這麼自私,但是這不外乎也是每個人的自私。當自私不再生效,我能夠做的事情就是不斷地重蹈覆轍,想起某些時刻自己可以大無畏地與一個集體憂心忡忡。都說最初的美好有著最強的后勁,所以我想我在棺材邊上還會哼唱Mogwai的Hunted By A Freak,許多年月以前的新安大廈與西街一定會像我第一步邁進的那樣,有天拿水的氣味與打口CD的浮光。

    我說過我不是喜歡回憶的人。記憶是一件尤其痛苦的事情,因為事物的許多顯著特征往往最需要聚精會神。但作為一種游戲,記憶的虛構與真實又能夠怎樣影響我們的生活,我們都是很現實的,越發沒有童稚念頭的城市人而已。我們可以很憂郁地感嘆孤獨是一個人的狂歡而狂歡是一群人的孤獨,然后每一個晚上選擇沉湎在堆滿尼古丁與酒精的房間里,因為我們每個人都不甚強大,原來一個人真的可以是如此渺小,渺小到連關于遠去的集體的記憶也可以成為一種溫暖,我們其實很早就過了有資本重新開始的年齡。

    革新路被拆之后廣州高中生的敲詐事件又會減少多少?買得起貴價文具炫耀的中學生只會越來越多。那里不再是這個年代的記憶所在,原來所有的遺憾都不過是自己的一腔時代激情,那是個甚麼鳥東西,連一張明星海報也比不上。我要做有時代意識的人,總不能固步自封,原地踏步。為了表示我爽快地回絕往日情懷的決心,我決定對Maximilian Hecker起誓。

    操蛋的大三生活又手忙腳亂地開始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强烈反对迁拆革新路
    回复sheng说:
    我都有反對。。
    但係圣經說,建造有時,摧毀有時……
    看來廣州government也在讀圣經
    2007-08-29 00:36: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