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枯山水 - [life miniature]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onat-logs/79209886.html

     

     

     

    不知道从何时开始,电视机便宛若透明。也许在搬家之前,这事情已经发生;搬家之后,这种空荡荡的感觉尤其严重。没有了电视机,墙显得太大了,有时候坐着,什么都不做,看着那面空无一物的墙壁发呆……慢慢地它便从四面八方开始蔓延,洁白洁白的一片向着四周的平面扩散。无声的喧哗。

    电视机还在的时候,我记得它是尴尬的圆形。为什么尴尬?那是一种介乎圆形与方形之间的状态吧——忘记了的牌子,带着半个手臂的厚度,漆黑得有如黑洞的颜色,还有微微凸出的玻璃屏幕。把脸凑上去,你便长条化了,这个世界也跟着你一起,摇摇晃晃的变成无数长条。在还没有有线电视机顶盒的时候,我一打开电视,它就送给我漫天雪花。我便转台。A台不好看,B台也凑合;C台正在播广告,D台好像还有那么一点点趣味。那好吧,我还是看A台。那时候的每个周末深夜,明珠台是会偶尔播cult片的,多么奇怪的一件事啊。于是,我又看着荧幕上的廉价红色颜料到处飞,但却总是觉得好好笑。这种好笑的状态,直到有线电视机顶盒的出现为止。

    从某一年的4月,机顶盒就像一种文明细菌一样传染给每家每户。那台尴尬的圆形电视机,就像丢了魂魄。它依然送给我漫天雪花,可是不知道为何ABCD台中,CD台永远也找不到了。好笑的B级片,一下子变得不那么有趣。眼球忍受着选择缺失的危机,却没有办法从冰冷的沙发上挪开一步。频道换了一个又一个,来回往返地重复着自己的步履。最后,晚了,温度降下来了。

    我一直喜欢想象中的那个角色,她叫做Allison。她不喜外出,只喜欢宅在高层建筑的家中,盯着一台大到可以把墙壁掩盖的电视机发呆,电视机里面永远都在播放DNA分子的碱基配对,没完没了,直到山穷水尽。远方的城市也是死心塌地的灰暗,下各种各样的雨。日复一日的孤寂,让她彻底地否定自己的存在。最后是怎么样的结局?我还没有杜撰好。

    墙如枯干山水,空无一物,或者以后也不会有。我们都需要一点图腾,来提醒自己活在梦的第几层吧。

    ————————————————————————————————————————

    song of the week:peter broderick " below it"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不过,我喜欢,有深度
  • 犀利! 文风真的很犀利!!
    回复ericnie说:
    窃以为挺温柔的~~
    2010-11-08 00:18:07
  • 此刻扭轉陀螺的時候,發現它不會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