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國夢想家 - [the speed of silence]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onat-logs/7941755.html

    以前覺得喜歡Brad Pitt這樣的行為很花癡。可以想像一下,這個世界的每個角落,從越南緬甸冰島到埃塞俄比亞,都會有多少發育未完成的少女往自己房間的墻壁上貼他的海報。就像一場場最純潔浪漫卻最沒有希望的暗戀,明明知道這張臉孔的擁有者遠在咫尺,永遠也不可能在自己的生活里留下痕跡,卻無法讓自己停止一遍遍在心中勾勒這五官這表情。然后在真實的生活中繼續默默地平淡地走過一天天的路,直到最后與青春期分道揚鑣,便再也無法追憶當初的狂熱與迷戀。

    年年月月都過去后,還會重新翻閱那份病態而執著的暗戀。比如說,重新看一次他的電影,重新記起他的聲音,即使身邊已經有一個親愛的人,也可以繼續將少不更事的時代所懷有的夢中情人情結悄悄地呈現,這種可以原諒的越軌其實已經超越了單純的懷戀。初中,與同學相約將Brad Pitt的名字寫在校服外衣上,至今回憶起來也許會說道:只不過是一個小女孩在做白日夢罷了。而今天,重溫他的電影,卻有不一樣的想法:這種讓人顯得毫無個性的迷戀教我以甚麼樣的熱情來度過了每一天的苦悶生活啊,這個遠在千里的異國人難道不正是在熒屏的彼方演繹著人類的苦難與夢想嗎?

    Legend Of The Fall可以換成Tom Cruise或者Johnny Depp來主演,Fight Club里面讓Russel Crowe演Tyler Durden也許也不會妨礙它成為經典,Babel中悲慘的父親交給別的演員來演繹也許還會成就另一部影壇史詩——可是這個世界上沒有如果,事情完成了就是完成了——Tristan Ludlow注定就是這個長頭髮、桀驁不馴卻熱血感性的男人;Tyler Durden注定就是他的瘋狂分裂的獨角戲,無論誰也搶不走他的危險與狂妄;Babel中最讓人熱淚盈眶的部分也注定屬于這個已經不再年輕、自愿頂起滿頭風霜的英俊男子……沒有任何必要糾纏他是否用自己的相貌將自己的靈魂賣給了魔鬼,真正被這些角色打動過的人們自然會分辨甚麼樣的震撼才可以激起共鳴。

    生活不可太柔軟,于是憧憬到達雄渾而空廣的平原,于是欣賞陽剛堅定的眼神與肢體語言,于是會為一個英雄的死去而流淚。遺憾的是生活遠遠不是電影中的簡短、精辟,英雄就成為了這消磨時間過程中一種寄托。每個看電影的人都有夢,但是大部分人都只是在邊夢邊想,唯有電影中的角色們有能力制造出夢,讓人眷戀、忘我,這些夢想家們中當然也有Brad Pitt的名字。他制造的夢關于強大的人類品格,關于顛覆與重生,關于面對死亡的泰然,關于深沉纏綿的愛,關于明日的自由……仿佛已經成為了一個符號,某種精神意義的化身。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