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同福路,乐与怒 - [fleeting youth]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onat-logs/84550468.html

     

    同福路上不一定家家户户都有大同福气,就像荷兰豆里面没有荷兰一样。芸芸众生,在这条路上来往,最后朽去,隐没,于是我就觉得这路上的阳光总是耀眼得叫人落泪。

    我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记得那些平房与狭窄街巷里面埋藏的故事——苦与甜,乐与怒,它们都藏得太深太深了。那里的石板路蔓延的版图也许超过了你的想象,你和它们始终离得很远很远,哪怕只是毗邻而居。过客只能是过客。

    不知该对这里的小路与阡陌人家说些什么才能表达我的情愫:这里的地板,水磨石,已经陈旧不堪;室内没有厕所,公厕伴随着每个小孩的成长记忆;楼梯,窄长、倾斜度太大让人时刻提心吊胆;过时的老钢床陪伴每个死去活来的仲夏。这不是什么往日的故事,也许不小心看到这篇文章的你,也有诸多同感。

    我就是在这样的地方成长,看着这样的地方逐渐死亡或者说是猝死,过程无比真切。历史有多狗血,这城市的发展就有多狗血。众多的人,卑微而盲目地过着微小得无法放大的日子,就如我,陈年杂物堆积的橱柜和一把用到边缘粘满一丝一缕的尘埃的吊扇,就足以修饰这生活的面貌。可是,那些微不足道的老房子、拥挤得无插针之地的小街巷,却用同生共死的姿态来描写了大城市背后的真正历史。

    我爱同福路,爱里面无言无语的小房子和极其平凡的瓦砾,就像爱着自己曾经无法抗争、无端忧伤的童年。

    分享到:

    评论

  • 似乎拆迁这个问题一直围绕着我们成长。那时旧屋被拆,也根本没有回去看看拆掉后的废墟。只见若干年后,整条街都被那种灰色的楼宇围绕着,遮天蔽日。
    回复ji3wen说:
    只可以囧囧地讲声:鬼叫我哋呢班穷鬼不是含着金锁匙出世咩。
    2010-12-19 02:01:39